“年*五六十万”的他,酒后竟沦为小*

2021-12-29 09:25:32 文章来源:网络

在与朋友前往沪上某KTV休息室等候**房的过程中,**张某(化名)看到座位旁有一个他人手机后,见无人注意,便将手机放在了自己**内,随后带离了现场。

12月27日上午,静安**就这起盗窃案进行了**审理。

案情摘要

庭审现场,被告人张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一度痛哭。站在被告席上的张某是沪上一家公司的经理,据他称,自己年**有五六十万。回想起当天的情况,张某表示案发当天,因为喝了酒后和朋友前往KTV,脑子有些不清醒,加上排队等**房的时候心情有些急躁,于是作出了一时冲动的违法行为。

经查,当时,被害人陈某等人在张某所等候**房的同一个休息室打桌球,而陈某的手机就放置在了张某旁边的座位。公诉机关指出,在张某顺走手机准备离开KTV的过程中,被害人手机还曾经响过,但整个过程中,张某并未将手机拿出,或者是交给KTV的工作人员。经查,所盗窃的手机价值人民币5727元。

**审理认为

被告人张某盗窃他人**物,数额较大,其行为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刑事责任。12月27日上午,**就这起案件作出了一审判决:被告人张某犯盗窃罪判处拘役六个月,缓刑六个月。

记者:张琦

图片:张琦

编辑:徐悦琳

转载请注明来自上海静安官方**

↓可能你还想看↓

▶区委书记于勇检查疫情防控和安全生产工作

▶“100”“20”“4”,三组**带你去看恒隆广场背后的故事……

▶**花园洋房重焕新生!华丽“转身”,加入静安“潮流朋友圈”!

▶从“月亿楼”到“百亿楼”,静安“楼宇经济”天际线更高更韧

“上海静安”**

“上海静安”APP

来源:上海静安

近日,“西安一**孩疑因租房**纠纷服毒身亡”引发热议。12月12日,20岁**孩小程在西安新城区一出租屋内服下自行携带的敌草快,后经**院救治无效身亡。病**前,小程告诉父母,搬离出租屋后,她多次让房东退还3000元**,但房东只退回1300元,还辱骂她,并在她数次要求道歉后扬言“只要你喝药,我就给你道歉”。小程的父母称,**儿曾在11月因**纠纷起诉房东,但开庭时房东并未出庭,他们将继续起诉。24日晚,北青报记者联系上房东任某,他说;“‘只要你喝药,我就给你道歉’这样的话我没说过,是她先违约还骂我我才回的,我不可能道歉,对她的**只有同情和怜惜。”任某称,他有11套房,咋会因几千块就逼孩子喝药?他之前从未收到过**的任何出庭通知,之后将积极应诉,“不可能私了,必走法律途径。”

**孩疑因租房退**纠纷 在出租屋喝农药抢救无效身亡

12月22日,北青报记者从小程父母处获悉,12月12日下午四时许,年仅20岁的小程在西安新城区一出租屋内服下随身携带的敌草快。接到警方电话后,小程父母二人从商洛赶到西安。在抢救病房,小程告诉他们,她与房东之间的退费纠纷问题一直未解决。13日晚,小程经**院救治无效身亡。

小程的闺蜜朱**士称,小程之前曾说想回商洛老家,在西安租的房子打算转租。原本房子12月才到期,后经房东同意转租,小程10月31日就搬出来了,交了半年的房租,只住了5个月。“她也让我帮忙找新租客。”

据了解,今年6月份,小程的**友通过中介与房东任某签了一年的租房合同,据小程父母提供的租房合同显示,小程于今年6月11日,**次付了半年的房租11400元,还交了房屋设施及电器、家具**3000元。

据小程与房东的****显示,在协商退**时,小程认为,3000元**扣除500元水电费,加上剩余的一个月房租1900元,应退4400元。但房东表示不是这样算的,因小程退租,他要找人做保洁、维修电灯、花洒,房子再转租也要交一笔900元的中介费,加上正好是租房淡季,原来的1900元房租也降低到1800元,这些损失都要从**中扣除。

据小程父母提供的民警与小程的沟通录音显示,13日中午,小程在**院时,民警曾询问其为何喝农药,从哪里买的农药等情况。小程称,农药是她从某短视频**买的。因为与房东退房租**的纠纷,她要求退**及剩余房租共3500元,此前经派出所调解,房东已退还1300元,但她对此并不同意。

小程认为,房东此前还对她说过一些不好的话,要求对方如果只退1300元**,需**道歉。但在她搬出该出租房后,**纠纷未解决且房子半年租期未到期,房东未经过她同意已将房子转租给其他租客。12月12日,她回到出租房想找房东讨个说法并解决**纠纷,联系房东未果。她便自行在出租屋内喝下了随身带的敌草快。

**孩此前因退**纠纷已起诉房东 其父母称将继续起诉要求道歉、赔偿

朱**士称,她12日下午3时许收到小程的短信。“她短信里说,‘房东说了,我**了就会给我道歉’,还让我报警,去送她**后一程。”

13日,小程的手机曾收到房东的短信:“叔叔回来看到你发的信息,叔叔没说过逼**你,早说你想不开,叔叔都不忍。你别吓唬叔叔,叔叔可是吃饭长大的不是吓大的。啥事都可以商量,别想着吓唬谁。你想起诉你就去,没人拦着你,到哪都得讲理,法治社会没人逼你。”

得知小程喝农药后,房东任某还给她发短信说:“什么大不了的事呀,值得吗?太不值了!你还很年轻,以后的路子还很长很长,怎么能做这样的事,太荒唐了。”同时,任某还说,“这个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,退一步想,是你该给叔叔道歉,但你非要起诉,没人理睬你,还得交诉讼费,说白了到**还是调解,得双方同意才能达成共识,何况叔叔已经把**退给你了,你得寸进尺,毫无底线……”

13日中午,民警询问小程,她喝农药时是否有他人逼迫,她表示是自己喝的,当时在出租屋公共区,未进入他人房间。民警还问小程,其此前是否有过**神方面的疾病,她称,此前确实被诊断过双相障碍,但已经好了。民警表示,因退租房**涉及经济纠纷,此前警方已调解过,建议小程及家属继续向**诉讼。

对于小程的病情,朱**士告诉北青报记者,10月份时,看到小程的**头像换成了全**,个人签名改成了“再见”,昵称也换成了“该用户已注销”,她感觉事情不妙,立马联系小程。“她跟我说感觉有什么事情压着她,**近压力很大,心情不好。”11月份,朱**士又收到小程发来“我会好好活下去,之前让你担心了”的消息。

小程父亲向北青报记者出示了西安市中心**院**神心理科的诊断证明书。诊断书显示,今年10月,小程曾被诊断为双相障碍。“她10月底和**友分手后回老家,当时就已经从出租屋里搬出来了。11月7日回西安报名专升本**时,她发现房东已经把出租屋转租给了别人。之前也没听她讲过房东一直不给她退**且辱骂她的情况。”

小程父母称,今年11月,小程曾起诉房东,但12月8日法庭开庭时,房东并未出庭。小程父亲说:“是房东违约,我**儿去西安报专升本,房东房子已经转租了,还**我**儿说房子没租,孩子去拿东西发现有人住。不管房东如何狡辩,我们都有证据,会继续起诉他。” 小程母亲表示,要让房东道歉、赔偿。

房东称从未怂恿**孩喝药绝不可能道歉 对其**亡只有同情和怜惜

24日,疑似当事房东在网上发文称,他70多岁了,从没说过让**孩去世的话,也没说过要她喝药了才道歉的话。他到今天也不会道歉,只有同情和怜惜。24日晚,北青报记者拨通了房东任某的电话,任某表示,网上的文章确实是他本人写的,“我都是手写输入,写了两三天,写得很慢。**聊天也是,小程骂我十句,我都还不了一句。”

任某称,写这篇回应文章时,他一个人坐在**上写,提笔忘字,有时候还到外面问别人字怎么写。“就我一个人在家,前几天把老伴儿吵架打跑了,她也不在家。”此前有网传消息称任某老伴遭其家暴,对此,任某回应称,“家庭纠纷咋说哩,她嘴不饶人,我手不饶人。”

任某反复在回应文章中提到,自10月底小程搬走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她。小程喝药后,他才从邻居处听说此事。“我没想到她能走那一步,我们家有11套房子,我干了二十多年出租,哪能为了这几千块钱**就让娃喝药?喝药当天,她也没跟我通话过。之前她骂我老赖皮,骂得多了,我才气得骂她一句‘你这个婊子’,那段时间我电话都把她拉黑了,她咋跟我通话。我都这么大年龄了,我有啥仇非逼着小孩喝药,我要是知道她买农药了肯定给她夺走。到她去世的第二天,我还给她发**,我根本不知道他已经去世。”

任某称,此前,小程曾把头像从自拍换成了“黑方块”,他就有不详的感觉。“这娃这么漂亮,头像本来是她自己照片,弄个黑方块是啥意思。我原来还不知道‘双向病’(双向情感障碍)是咋回事,后来一查还真跟她差不多。谁家娃能傻到为了2000块钱把自己命都送了。我之前并不知道她生病了,如果知道,她骂我也好,有病啥都可以理解。”

双方对转租和退租的退费认定有分歧 房东:不会见**孩父母私了 法庭见

25日,房东任某向北青报记者发来了当初与小程签的完整合同,合同第七条违约责任中注明:“在租赁期内,乙方中途擅自退租的,应按合同约定的一个月租金向甲方支付违约金,**不退。”但合同补充条款写明,合同租期内,如乙方想转租,需提前与房东协商,经房东同意,乙方进行转租,转租成功后,甲方退还**及剩余房租。分歧在于,房东任某认为是小程违约擅自退租了,但小程认为她是经房东同意后转租。

对于跟小程的**纠纷,任某告诉北青报记者,他和小程是今年6月11日签的租房合同,租期为一年,但小程住了5个月后,突然提出不住了,要回老家。“是她先违约的,下一任租客也应该由她来找,但这次的新租客是却是我自己找的。**也是,本来3000元钱扣除水电费、天然气和中介费等就剩1300元,已经全部给她退回去了”,任某说。

对于剩余一个月的房租,任某表示,这一个月的房租是不退的,因为房子是房东另找新租客租出去的,并不是小程转租出去的,不存在补充条款中的“乙方转租成功”的情况。

对于为何12月8日开庭没参加,任某表示,他自始至终就没有收到过**任何形式的通知,日后,也不会跟小程的父母私下联系解决此事。“之前娃人在,啥都好说,现在人不在了,只能走法律途径。原来我们只是一点经济纠纷,现在成了人命官司,他们既然已经上诉,那就法庭上见吧。我**不会见小程父母,哪能和他们私了,任何时候我都不可能给他们道歉。本来就是小程先违约,住了半年,房子还是我另外招的房客,又不是她另外转租的,应该道歉的是她,她还一直在骂我,我70多岁了,和她爷爷年龄差不多,她爸爸和我大**儿年龄差不多。”(感谢文章来源:北青即时

来源:大同政法

上一篇:仁化警方查处一起非法运输危险物质案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丁山湖热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